您当前位置: 森屋网 >> 社会>> 红色沂蒙 | 撑起“火线桥”的老人——记“山东红嫂”李桂芳 >> 文章内容
红色沂蒙 | 撑起“火线桥”的老人——记“山东红嫂”李桂芳
发布日期:  2019-12-02 18:44:03 

闫涵薛婧街

沂蒙老区的人们都知道“火线桥”。1947年孟良崮战役期间,这是一座由32名沂南妇女(如李桂芳)在文河上建造的桥,有7个门板。当时,大约有一个团穿过“火线桥”,奔赴孟良崮战场。现在,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记者有幸采访了75岁的李桂芳。

11岁时,他给房东的孩子们看。

1925年,李桂芳出生在沂南县安迪镇南岩路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里。不久,为了挽救她的年轻生命,她的父母经常把她送到亲戚家。这种“流浪”的生活夺走了她九年的童年。就在她9岁的时候,为了不拖累亲戚,她的父母给了她一个“永久”的生存机会——把她作为童养媳送给别人。

李桂芳去的那个家庭也很穷,根本无法养活她。她只在那里呆了几天就回来了。为了能够吃饭,她11岁时,父母被生活所迫,送她去村里的房东家照看孩子。在那里,孩子们白天被监视,晚上被关在床上,当孩子们哭的时候,他们会被殴打和责骂。有一次,饭后,桌子上有些青椒还没有清理干净。她没有看他们,被一个孩子抓住放进嘴里。孩子嚼了嚼,哭了。听到哭喊声,老房东冲到现场,不分青红皂白地坚持说是她想伤害他的孩子。他抓住李桂芳的头发,把她的头夹在两腿之间,用手擦了擦,掰下辣椒。她的眼睛热肿了,疼得她叫她爸爸娘,在地上打滚。非人的生活和苦涩的仇恨让她梦想摆脱这一切。

1938年,村子里住着一群叫做“运动委员会”(抗日动员委员会)的人。出于好奇,她经常带着孩子去那里玩。这些人的热情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运动委员会”的访问被房东发现了。房东把她叫到身边,威胁她说:“共产党不分男女,共产党不分杂婚制。永远不要靠近。”

谁对谁错?作为一个小女孩,她不确定。为了找出答案,她晚上不睡觉,当鸡不叫,狗不咬人时,她从窗户往外看。看了几个晚上后,我看到的不是店主说的。“运动委员会”不仅由男子和男子、妇女和妇女组成。警觉的心态得到了缓解,她成了“搬家委员会”的常客。通过与“运动委员会”的频繁接触,她了解到世界上也有专门为穷人说话的共产主义者。从那时起,她受到革命原则的鼓舞。1939年春天,“运动委员会”在村里组织了夜校。尽管店主阻挠,她还是积极报名上课。夜校学习汉字的时候,我听了安迪干校“运动委员会”邀请的老师讲授革命原理。这时,她完全系统地了解了革命的真相,并决心与共产党一起工作一辈子。

他14岁时离家参加革命。

一年后,在“运动委员会”的安排下,她去了离家10多英里的下庄村山东省服装厂做民主工作者。在此期间,她去了夏庄周围的几十个村庄,行程1-20英里。她挨家挨户地动员妇女缝制军装、制作军鞋、推米饭、磨面粉和烤煎饼。然后她收集了这些东西,经过几轮周转后,把它们送到了军队。

有一次,为了打击敌人的“扫荡”和转移隐藏的军需品,上级领导命令星夜(Starnight)将存放在胡家沟的粮食运送到夏庄以北的泉子崖山沟。接到任务后,她迅速在周围的村庄组织了几十名妇女,在黑暗中赶到胡家沟。由于日夜紧张,加上敌人的严密封锁,探照灯不停地扫描,给任务的完成带来了许多困难。当时,老根据地的人民肩负着支持老根据地的重任。男性劳动者作为平民劳动者工作,他们跟随军队到任何地方。当女人去执行任务时,甚至工具也很难找到。当他们听说运送谷物的事情时,一些妇女只是掀开床上的被单,用谷物包装起来。根据交通习惯,一个是把它放在口袋里,另一个是把它推进车里。然而,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些工具成了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起初,我打算用这几张纸,但我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太多了,像死猪一样,又重又笨,几个人举不起来;携带更少需要大量的劳动。我确信我不会在指定的时间完成任务。他们一时不知所措。情急之下他们商量着把裤子脱下来当口袋,两条腿一捆装满食物,正好放在脖子和两肩上,然后用手紧紧抱住腰。从胡家沟到泉子崖都是狭窄崎岖的山路。晚上走路和跌倒是很常见的。此外,每个人肩上都有食物,时间很紧。几乎每个人都有跌倒的地方,有些人甚至几天不能走路,但是他们的任务完成得很好。

那时,每当他们的部队到达时,他们都是李桂芳最繁忙的。白天他们安排住宿,提供食物和饮料。晚上,当他们脱下衣服睡觉时,他们悄悄地把它们拿进来,把它们洗得很脏,把它们缝补好,然后补上丢失的东西。为了防止混淆和避免错误,他们都把衣服排成一行,并逐一编号。他们分组工作,尽职尽责。因为晚上时间有限,害怕把衣服洗干,他们用柴火仔细烘烤。程序完成后,他们把洗好的缝补好的衣服还给同志们。当我第二天早上醒来,看到整洁干净的衣服时,同志们都被感动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人们给它起了个绰号“李大丹”

1941年,上级党组织安排李桂芳去山东军区第二野战医院当看守。从此,她加入了“八路军”。

一年后,优秀的李桂芳被调到山东青年学校(当时驻扎在东六沟村)当干部。进入学校后不久,学校就被“横扫”的日本鬼子扫荡一空,她被分配到山东军区医学院工作。医学研究所的主要任务是向五所野战医院提供药品。当时,环境极其恶劣,没有药物来源。他们去山上采集草药,然后在阳光下晒干或磨成面粉,然后做好准备。为了尽可能满足药材的供应,她和研究所的所有同志在北大山地区流了无数汗。

这时,领导正在寻找一个大胆的人来守卫医院太平间。这是一项非常特殊的任务,领导把它交给了李桂芳。停尸房位于马村西南部一条小河道北侧的古阿古阿宫。晚上,她独自一人带着几具尸体或垂死的伤员,因为她害怕被敌人发现,不敢点灯。不要说是在晚上,即使人们在白天看,他们也会感到害怕。当她害怕的时候,她想:他们牺牲了什么?难道这不都是为了我们的普通人民不受日本鬼子的剥削、压迫或侵略吗?每次想到这些,她都觉得自己勇敢无畏。当时,同志们都叫她“李大丹”。一天晚上,突然打雷闪电,风和雨突然来了。透过闪电,她看见两只狼站在小屋的门外。当时,她的心真的很难过。回头看着这些同志,她再次感到勇气倍增。她把死去的同志从床上拖到地上,把床拉到门口,然后把自己紧紧地靠在床上,以保护烈士身体的完整性。

随着日本鬼子越来越猖狂的“扫荡”,越来越多的人死伤。医院经常遭到敌人的袭击,他们也无能为力,无法让许多受伤的人在医院里康复。大多数伤员被安置在通经马木口至北大山一带的山洞里,老百姓和敌人都无法进入。那时,有一句口号:"每个村庄都是医院,每个家庭都是病房,每个人都是护士。"

女人伪装成男人三年了

为了保护伤员,上级组织从一、二、三级医院抽调了一些身体健康、年轻聪明的护士组成护理班,在北大山区照顾伤员。李桂芳就是其中之一。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并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她剃了光头,打扮成男孩。白天,她年轻时跟着一个牧牛人,王大人。晚上,她打扮成乞丐,去附近的一个村庄为伤员乞讨食物。有一次,他们护理班的同志躲在达胡屯后面的设拉子里。因为叛徒背叛了他们,日本人派人把他们都抓到了胡图人的头上。魔鬼问八路军和伤员他们的下落。看到他们沉默了,他们用五根棍子打他们每个人,每个人都被打倒在地。多亏了上帝的帮助,一场雨把恶魔们淋得落汤鸡,回到了他们的大本营。过了很久,他们被雨淋了,渐渐地一个接一个地苏醒过来。在路上,我遇到了一个来营救他们的村民。村民激动地说:“我听说我们的人都死了。我们是来运送尸体的。我没想到会再见到你。”在李桂芳,他们看到了村民们的悲伤和快乐,他们和村民们一起哭了。

就这样,她在八路军伪装了三年,经历了无数的磨难。那时,她已经很小了,皮肤黝黑,更不用说不了解她的普通人了。甚至我们军队的人都把她当成男孩,开了个让她和男人睡觉的玩笑。她直到离开军队才长出长发。

深情的“火线桥”

1947年5月12日是著名的孟良崮战役前夕。为了彻底歼灭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第七十四整编师,华东野战军完成了对敌人的包围。在孟良崮以北大约10公里的文河岸边的东北池村(现在的马木口村),所有的村民,无论老幼,都被疏散以支持孟良崮战役。当时,沂南艾山镇妇女救援队的队长李桂芳和几名当地女干部在村里等候接受上级的任务。

夕阳西下,锡伯池村党支部书记、艾山镇联络员汪继明气喘吁吁地来到东伯池村寻找李桂芳。他传达了上级的紧急任务:天黑后,5小时内,必须在崔家庄和万良庄之间的文江上修建一座桥梁,以确保进攻孟良崮的部队顺利通过。

面对这个意想不到的任务,女人们面面相觑,毫无头绪。“5小时内”,也许一两个小时,部队可能会突然到达。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站起来吗?此外,在哪里可以找到桥接材料?

“建一座木桥!”东北池村的女干部刘月兰终于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是的!搭建一座木桥”,李桂芳高兴地站了起来,女人们也变得活跃起来。他们充满了意见和想法。没有木板来装门板,也没有桥墩来搬,当没有足够的人时,他们联系附近村庄的妇女。

天还不太黑,来自附近村庄的32名妇女,如戴桂家庄,带着七个门板,一个接一个地聚集在戴桂家庄东端的河边。为了尽快建桥,经过短暂的动员,李桂芳问道:“你们都下定决心了吗?”每个人都异口同声地回答:“是的!”她问,“我们能完成任务吗?”每个人都说,“是的!”后来,李桂芳让每个人都在岸上休息,脱下鞋子,卷起裤子,顺流而下选择桥址。着陆后,根据女性的身高,她将几乎相等的身高配对。每四个人扛一个门板,一个接一个地排成一行,在岸边建造一座“人桥”。为了确保安全,“人民桥”再次被移至河边,李桂芳再次接受采访。在感觉非常稳定和强壮之后,他让女人们退到岸边,等待部队的到来。

大约在晚上9点钟,从北方向河边快速行进。一个胖乎乎的干部样的小个子男人站在河边,面对河水看起来很焦虑。“同志,这是艰苦的工作,”李桂芳说。那人似乎没听见,但自言自语道:“桥在哪里?”“这里。”李桂芳转过身,对女人们喊道:“桥!”话音刚落,按照原来的顺序,女人们举起门板向河边走去...这座桥奇迹般地出现在部队面前。

看到现在的情况,这个干部似的人震惊了:“不,同志们,不!这怎么可能呢?让我们脱掉鞋子去那里吧。”

没有等他的命令,李桂芳挥挥手,对站在河边的队伍喊道:“同志们!时间就是胜利!时间是保证!快过桥!”

这位干部似的男子没再说什么,而是兴奋地紧紧握住李桂芳的手,反复说,“谢谢!谢谢!谢谢同志们!”后来,他对身后的部队喊道,“同志们!前方是一座由女同志建造的桥梁。我们应该轻轻地走,慢跑,走在中间。”在他的指挥下,该队登上了“人民桥”。

虽然晚春的气温变暖了,但夜晚的河水仍然寒冷。桥下,河水溢出了妇女的腰部。起初,前面的部队知道这座桥是人类建造的,他们都故意放慢脚步。然而,部队后来并不知道这座桥的“秘密”,只是加快脚步,迅速过河。它们比彼此更快更重。一秒,两秒,三秒...桥下的女人咬紧牙关坚持。当我肩膀疼的时候,我会把它握在手中。腰部很酸,所以我弯下腰,背在背上。我不能再坚持下去了。李桂芳让队伍停下来,让女人们换个肩膀。

当女人们换了肩膀,桥的“秘密”又被团队发现了,走在前面的士兵拒绝上桥。李桂芳再次开口喊道,“同志们!快点。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胜利!时间是保证!”叫喊过后,士兵们又踏上了“人民之桥”。就这样,部队在大约一个小时内通过了大桥,并赶往孟良崮战场。

革命胜利后,李桂芳成为沂南县第一任妇联主席,并先后担任沂南县副县长。1984年,她从临沂区民政局副局长的位置上退休,过着正常的生活。李桂芳认为这座桥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她保守这个秘密20多年了。20世纪60年代末,当“红颜港”制作团队在临猗体验生活时,李桂芳谈到了这件事,这件事只有制作团队的创作者才发现。现在,老人生活得很好,身体也很健康。他经常去学校给孩子们讲革命传统和她心中无尽的故事。

1992年3月,李桂芳被省妇联、省民政厅、省军区政治部授予“鲁红嫂子”称号,并被授予“三八”红旗旗手称号。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相关内容

Copyright©2003-2019 mission2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森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