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森屋网 >> 综合>> 游轮基本上都是赌船嘛 - 冯太后重用男宠不应成为历史的花边新闻,应客观评价他们的贡献? >> 文章内容
游轮基本上都是赌船嘛 - 冯太后重用男宠不应成为历史的花边新闻,应客观评价他们的贡献?
发布日期:  2020-01-11 17:32:45 

游轮基本上都是赌船嘛 - 冯太后重用男宠不应成为历史的花边新闻,应客观评价他们的贡献?

游轮基本上都是赌船嘛,作者:许云辉

(冯太后)

烈焰熊熊,火光冲天,北魏后宫里,太监们正在焚烧文成帝生前使用过的衣物器具,“百官及中宫皆号泣而临之。”突然,皇后冯有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嚎,拼命挣脱宫女们,飞身跃进火海中,瞬间被烈焰吞噬......

冯有是十六国时期北燕国君的孙女,北燕被北魏灭亡后,他的父亲归顺北魏,后因一桩要案被牵连诛杀,12岁的冯有也因此被收为宫女。

冯有在后宫幸运地得到“雅有母德”的姑妈冯昭仪(仅次于皇后的位号)的全方位照顾。在冯昭仪无微不至的“抚养教训”下,冯有对后宫的礼仪和禁忌了如指掌,因此比同龄人多出几分睿智和成熟,言谈举止中规中矩,举手投足颇具风范。

因此,13岁的北魏文成帝即位后,鹤立鸡群的冯有就脱颖而出,被封为贵人。

冯有异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封号,随时谦恭地伺候文成帝,悉心观察学习文成帝如何治国理政,恰到好处地给予文成帝建议或提醒。由于她很多时候的真知灼见高出旁人,文成帝视其为智囊贤后,有意将她立为皇后。

按照北魏定制:皇后除具备出众的美德和才貌外,还必须经过“手铸金人(亲手制作铜人以卜吉凶)”的考验,“以成者为吉。”冯有暗中早已练习到得心应手的地步。所以在接受考验时,她熟练地制成金人并占卜出吉卦,将竞争对手们远远甩在后面,成功登上皇后宝座。

此时的北魏,正值“内颇虚耗,既而国衅时艰”,鲜卑贵族与汉族平民的矛盾日渐加剧,宫廷内斗之风潜滋暗长,藩王叛乱此起彼伏,南朝各国武装入侵时有发生,可谓内忧外患,危机四伏。

冯皇后不余遗力为文成帝出谋划策:调和社会矛盾,重新复兴佛教;严惩鲜卑贵族腐败分子,提高汉族平民社会地位;毫不留情镇压各地武装叛乱;不遗余力推行和平外交政策,与邻国交好通商。

文成帝照方开药,果然暂时扑灭了动乱火苗。冯皇后在参与丈夫处理国事期间,对选贤任能和处理朝政等具体事务有了充分了解。她祈祷苍天保佑夫妻天长地久,让自己尽快成长起来,真正成为辅助夫君的左膀右臂。

可叹,好景不长,由于万事亲力亲为,时时刻刻殚精竭虑,公元465年5月11日,文成帝英年早逝,生命被定格在26岁。冯太后的政治理想,也随着丈夫的去世而灰飞烟灭,万念俱灰。

三日后,朝廷按“国有大丧,三日后御服器物一以烧焚”的惯例,召集百官和后宫,焚烧文成帝衣物器具时,冯皇后决意以死殉夫,飞身赴火,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皇后赴火自焚,侍卫们猝不及防,呆若木鸡。宿卫监李弈反应神速,随后冲进火海,一个公主抱救出皇后。侍卫们反应过来,急忙扑灭他们身上的火焰。经过精心救治,冯皇后“良久乃苏。”

冯皇后以死殉夫的悲壮场面,令文武百官感叹不已,视她为贞洁烈女。可是,冯皇后的伤痛被治愈后,她的所作所为令文武百官大跌眼镜,痛心不已。朝臣们实在想不明白:决意以死殉夫的冯皇后被治愈后,为何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居然公开蓄养男宠李奕并予以重用?

事实上,冯皇后蓄养男宠李奕,绝非满足生理需要,而是为了保全孤儿寡母性命和地位的权宜之计。

文成帝驾崩,皇太子拓跋弘即位。拓跋弘两岁时被立为皇太子后,母亲李贵人就被朝廷按鲜卑族“子贵母死(北魏开创者道武帝仿效汉武欲立钩弋之子为太子、为防母后干政杀死钩弋夫人而规定的制度)”旧制赐死。

冯皇后因为没有子嗣,便把满腔母爱倾注到皇太子身上,承担起养育教训皇太子的重任。她对皇太子慈爱有加、视如己出,严加教诲。在她长达十年的呕心沥血教育培养下,“聪睿机悟”的皇太子“仁孝纯至,礼敬师友”,并从小立下济世安民的宏伟志向。皇太子即位为献文帝后,大赦天下,尊冯太后为皇太后。

此时,献文帝年仅12岁,又必须在先皇陵前守孝三年,处理朝政的重任全部压到冯太后瘦弱的双肩上。冯太后虽然聪慧练达,在文成帝身边又耳濡目染学会许多处理政务方法,能够快刀斩乱麻地“省决万机”,但是,一个鲜卑化汉人出身的女子,想要驾驶北魏这艘由鲜卑贵族组成的巨舰劈风斩浪航行,明显有力不从心之感。尤其是随着危险的逐渐降临,于公于私,冯太后都必须与忠心朝廷的大臣结成同盟,共渡难关。

冯太后迫在眉睫的危险,来自太原王乙浑昭然若揭的篡位图谋。乙浑权欲熏心,随着权位提升,越来越认为孤儿寡母好欺负,所以“耗子别手枪----起了打猫的心思”,企图夺取帝位。乙浑先矫诏杀害大批一批朝廷重臣,又巧立名目公开诛杀一些高级官员,在北魏政坛刮起血雨腥风。短短43天里,他给自己连升三级,最后升为掌握军权的国防部长兼丞相,“位居诸王之上,事无大小,皆决于乙浑。”

面对疯狂杀戮且手握兵权的乙浑,冯太后以退为进,先屈从心意拜乙浑为丞相,以此保全献文帝帝位。然后反复告诫献文帝韬光养晦,不能和乙浑发生正面冲突。冯太后深陷凶险莫测的政治斗争漩涡里,身心疲惫,彻夜难眠,既追忆丈夫的温柔,又怀念李奕的公主抱。想到李奕,冯太后灵光一闪,急忙令人将他秘密带入后宫。

李奕进宫后,冯太后才看清他是个“美容貌,有才艺”的大帅哥,不由怦然心动。与李奕交谈中,冯太后发现李奕不仅人才出众,对朝政也有独特看法。更主要的是,李奕出身官宦世家,父亲担任凉州刺史,哥哥李敷官至中书监(与中书令职务相等而位次略高),李氏宗族在朝为官者多大十余人,是一个巨大的利益共同体。于是,冯太后略施小计,先将李奕纳为男宠,再利用李奕掌控李氏集团,收为己用。

在李氏集团的积极参与下,冯太后审时度势,“密定大策”,果断诏令献文帝的五位皇叔带兵入京,与忠心不二的一些朝臣里应外合,把乙浑及其党羽一举歼灭。

诛灭乙浑后,冯太后毅然下诏“临朝听政。”

由于李氏集团在平息政变中起到极大作用,李氏集团成员居功自傲,开始干起违法犯罪的勾当,引起朝臣的不满。李奕更是被冯太后直接提拔进决策层,经常以商讨政务为借口在后宫幽会。太后偷人的桃色绯闻在宫中不胫而走,很快传进献文帝耳中。

献文帝因冯太后“临朝听政”决断朝政而成为傀儡皇帝,对她早已心存芥蒂。听到绯闻,更是无地自容。岳父李惠提醒献文帝要注意桃色新闻背后的阴谋:李奕与哥哥内外勾结,培植亲信,结党营私。为防患于未然,应该找人告发李奕兄弟,然后请献文帝作主,绕过冯皇后,将李氏集团一网打尽,以迫使冯太后重守妇道,将政务大权归还献文帝。

献文帝欣然应允。某人在李惠授意下,弹劾李奕的族人李䜣贪赃枉法。献文帝派李惠去告诉李䜣,只要他告发李奕等人,即可免除死罪。李惠为此四处奔走,为李䜣搜集弹劾资料。李䜣为了自保,在献文帝亲审时,状告李奕兄弟各种罪状近三十条。献文帝就坡下驴,将李奕兄弟囚入死牢。

冯太后得知李奕被逮捕,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明白,献文帝此举是向她叫板。但她不会因为一个男宠而放弃对权力攫取,于是,她放低身段,对献文帝软硬兼施,希望他放出李奕。献文帝这回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不顾一切将李奕兄弟等人开刀问斩。

冯太后被重重打脸,恼羞成怒,怀恨在心,母子间的嫌隙由此而生。

李䜣告发李奕兄弟后,先是受到献文帝掩人耳目的“百鞭髡刑,配为厮役”处罚,不久便被重新起用,“宠于献文帝,参决军国大议,兼典选举,权倾内外。”冯皇后心知肚明,这是献文帝在与自己对着干!要想为李奕报仇,就只能踢开献文帝这块绊脚石。于是,她多次明里暗中威逼献文帝交出皇位。

献文帝虽聪明睿智,但对烦琐的宫廷事务和权力斗争毫无兴趣,“早有厌世之心。”他对冯太后专权充满腹诽又无可奈何,先是想把皇位传给皇叔,遭到宗室朝臣的强烈反对。公元471年8月,献文帝“迫于太后,传位太子。”太子拓跋宏(孝文帝)不满5岁,18岁的献文帝退居二线,做了太上皇,迁居到设施简陋的崇光宫颐养天年。

冯太后的一手遮天的强势和接连不断的绯闻,激怒了朝臣百官。他们担心冯太后会利用权力的真空兴风作浪,于是联名上奏:“昔日汉高祖称帝后尊称其父为有名无权的太上皇,现在皇帝太小,臣等恳请您接受有名有权的‘太上皇帝’尊号,以处理朝中万机大政。”献文帝深知这是提防冯太后擅权的惟一途径,“乃从之”,以太上皇帝身份参与朝政。

献文帝颁布了一系列诏令:让工商杂伎人员一律务农,严禁滥杀牲畜,大力保护农业;提拔克己奉公官员,严惩贪腐残暴官吏:依法处理案件,重证据,轻刑罚。这些措施对促进北魏社会和谐稳定起到很大作用。

公元472年2月,献文帝率部抵御柔然入侵,在北郊大败柔然。11月,他再次率部征讨柔然,一鼓作气杀到漠南,逼得柔然后撤数千里。475年10月,他在平城北郊举行了震动天下的盛大阅兵仪式。

冯太后认为,献文帝这是“老太太抹口红——给自己点儿颜色看看”,为防止献文帝东山再起,更好控制住孙儿孝文帝,她经过精心策划,在男宠王睿和李冲的大力协助下,于476年6月发动宫廷政变,将应召前来晋谒的献文帝强行软禁。不久,献文帝在平城永安殿“暴崩,时言太后为之也。”

一不做二不休,解决了献文帝后,冯太后向李家举起屠刀。她先诬陷李惠想叛逃南朝,将李惠与“惠二弟,初、乐,与惠诸子同戮。后妻梁氏亦死青州。尽没其家财。”再将当初告发李奕的李䜣“征至京师,言其叛状”后处死,用众多血淋淋的人头来祭奠男宠李奕。

冯太后被孝文帝尊为“太皇太后”后,再次“临朝专政”。她对政敌大开杀戒,整顿吏治,重用贤能。她善于提拔使用人才,慧眼识珠,培植出一个由鲜卑贵族、汉族名士、朝廷重臣、内宫宦官组成的粉丝团和智囊团。

其中,最受重用的是男宠王睿和李冲。

王睿“姿貌伟丽”,擅长“解天文卜筮”。冯太后第二次临朝称制时,王睿因机缘巧合,被冯太后纳为男宠,随意出入冯太后卧室。冯太后不仅“密赐珍玩缯彩”,还以火箭速度提拔他为吏部尚书,“内参机密,外豫政事,爱宠日隆,朝士慑惮焉。”一天,孝文帝和冯太后率文武百官到动物园看野兽,一只猛虎破栏而出,一口气冲到冯太后座前。在“左右侍御皆惊靡”之际,王睿独自挥舞戟,舍生忘死与猛虎搏斗,终于击退猛虎。

王睿是个头脑清醒的政治家。以法秀为首的和尚武装叛乱被镇压后,牵涉到许多朝中和地方官员,冯太后和孝文帝决定一网打尽,王睿劝谏:“与其滥杀无辜,不如从宽赦免有罪之人。臣请求斩杀首恶,宽赦随从,给他们重新做人的机会!”冯太后和孝文帝“高祖从之,得免者千余人。”

王睿豪爽大方,懂得分享。冯太后对他的赏赐“前后巨万,不可胜数。加以田园、奴婢、牛马、杂畜,并尽良美。”王睿见者有份,平均分给同僚及友人,所以人缘极佳。他生病时,冯太后与孝文帝多次亲自探视,同事们络绎不绝登门探望。临终前,王睿推心置腹上疏冯太后和孝文帝自己的治国理政心得:“一者慎刑罚,二者任贤能,三者亲忠信,四者远谗佞,五者行黜陟。”

王睿去世后,孝文帝和冯太后“亲临哀恸”,京都文士惊闻噩耗,“为作哀诗及诔者百余人”,京都士“造新声而弦歌之,名曰《中山王乐》。”

李冲是与王睿同时侍寝冯太后的男宠,同样是个“姿貌丰美”的大帅哥。他被冯太后纳为男女欢爱的情郎后,又成为朝堂上志同道合的知音。作为政治家,冯太后的许多改革措施,他都参与谋划实施。

为抑制地主豪强隐匿户口和逃避租调徭役,并直接控制基层政权组织,李冲经过反复论证,认真思考,提出废除宗主督护制、创制“三长制(五家立一邻长,五邻立一里长,五里立一党长。其职责是检查户口,监督耕作,征收租调,征发徭役和兵役。三长享有一定优待,得以免除一人到三人的官役)”的建议。经过激烈的讨论,冯太后一锤定音,“三长制”得以施行。

李冲这条既有利于加强中央对地方的统治,又增加国家赋税收入的良方,更加重了他在冯太后心中的位置。冯太后对他“恩宠日盛,赏赐月至数十万,进爵陇西公。”为给情郎充面子,冯太后多次秘密大批量赠送珍宝和御用物品给他,使“家素清贫”的李冲“于是始为富室。”

李冲头脑冷静,善于谦逊自律,招福避祸。他把这些钱财全部分给亲朋故旧和漂泊贫寒之人,举荐提拔了许多门第衰败而沦落的旧人,他的品行得到世人称赞。因此,孝文帝亲政后,根本不计较他与冯太后的风流韵事,对他依然“深相仗信,亲敬弥甚。”李冲投桃报李,对孝文帝竭尽忠诚出谋划策,谱写出一曲“君臣之间,情义莫二”的颂歌。

冯太后最奇特的男宠,竟然来自敌国南齐。南齐得知冯太后对帅哥趣味盎然,特意使出美男计,派将军刘缵为特使出访北魏。冯太后果然对刘缵一见倾心,将他笑纳为男宠,“悦而亲之。”两国间剑拔弩张的战争状态,随着他们的笑语欢声而云消雾散。之后,刘缵多次出使北魏与冯太后鸳梦重温。在冯太后的无私奉献下,北魏与南齐保持了很长时间的和平状态。

公元490年,冯太后积劳成疾“崩于太和殿,时年四十九”。

冯太后一生辅佐三代君王,以出类拔萃的政治智慧驾驶着北魏这搜巨舰平稳前行。为了稳定北魏政局,实行太和改革,她不惜以身体为武器,换来贤才的鼎力相助和外部环境的安宁,为北魏王朝做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而且,这些男宠除了貌美体健,都有治国安邦的真才实学。所以,冯太后重用男宠,不应该成为历史的花边新闻,而应客观评价冯太后和男宠们的历史贡献。

(2019年11月23日)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五十余万字。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菊花在唐朝人心中是高洁的隐士,这唐人却赋予它恶魔的气息

这个女人不简单:15岁贵为皇后,24岁为皇太后,31岁为太皇太后

大唐的荣耀,还有唐朝那些时尚的女子们

管仲为何听任齐桓公亲近的小人胡作非为?华夏第一相的智慧在于此

杏彩

相关内容

热点新闻

Copyright©2003-2019 mission2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森屋网 版权所有